點擊關閉

Wutopia Lab | 大理十九山

Wutopia Lab接受好友委托

歷經約三年

在大理海東方完成了一個

以水墨為基調的最佳民宿

我的甲方是在德國讀中學大學的80后上海人

我很好奇他為何要在大理做個民宿

他說“大理我覺得很自由。”

 

建筑師老張的大理是陽光下懶洋洋的

一個自我放逐的大理

而更多人的大理是夜色酒吧里的酒精

恍惚的歌聲和亂穿的荷爾蒙

但我認為放縱算不上自由

 

當小孫的猛禽迎著炙熱的陽光鞭撻下

粗暴地沖上海東方的山坡

沒有牽絆的藍色洱海廣闊地橫陳在眼前

自由

這是進入我腦海的第一個詞 

上:總平面圖

-做減法是自由的第一步-

我們站在拆除一空的別墅里

很容易達成共識

那就是每個房間都不能局促

每個房間都必須面朝洱海

 

面對閃耀光輝的蒼山洱海

任何裝飾都是做作

那些地域性創作或者堆砌民族物件都是多余的

做減法吧

這是沒有牽絆的自由生活的第一步

窗一定要開到最大

阻礙視線的鋁豎梃要減光

增加造價也在所不惜

因為要無阻礙地把風景

變成室內的主角才是第一位的

房間要空曠

功能和裝飾要減少到剛剛好

很大的床

面向大海的浴缸以及大沙發

還有集合了用餐喝酒和辦公的綜合性中島

就正好足夠了

客房門廳、衣帽間和衛生間

被小心隱藏在一道連續的屏風墻后面

屏風上抽象的水墨山水明顯就是呼應著蒼山

我希望客人就這樣坐在或者躺在山水間

身無多余之心和物

這才是自由

-減色也是減法-

 

我決定減色

但我不想落到極簡主義等于純白色的窠臼

畢竟

建筑行業將白色奉為圭臬源于一個錯誤…

(來自:帕拉迪奧)

而且白色具有一種攻擊性

“白色排斥一切比自己卑微的顏色

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臣服于它”

它會讓風景和人都拘束

這很不自由

但如果我全部用黑色

那壓抑的黑色讓欣賞風景的心情變成嫉妒和不滿

我呆呆地站在現場

但“黑色是一種顏色”啊

我如果把黑和白組合起來

仿佛水墨畫一般設色

那么這個空間就不會極端

反而貢獻出和絢爛的藍山碧水對偶的下句

減色不是減成一

而是減成可以相輔相成的二

首層平面圖

負一層平面圖

負二層平面圖

-黑色是復雜的-

我用不同質感的黑色

其中涂料、金屬油漆、地板、玄武巖

把大門、前臺、廚房、茶室、公共空間

以及庭院和客房的地面

連續成一幅層層暈染的黑色畫面

復雜的黑色消弱了客房的白色墻面

和天花的神圣性

以及不能改動的外墻顏色的世俗性

把不可調和的它們綜合在一個敘事結構中

消除彼此的藩籬和對立,自由啊

你看到了

首層軸測圖

負一層軸測圖

負二層軸測圖

-到達看得見風景的房間是一次儀式

在斜坡上

我建議你略停留一下

然后推開沉默的黑色大門

黑色地面上閃耀著一地碎片的陽光

洱海啊

寧靜地躺在那里

你進入有著天光的黑色門廳

陽光把黑色洗刷得有些懶洋洋的

然后你進入樓梯間

太黑了

以至于你要重新適應

我覺得你一定是摸索地找到你的房間門

打開后是一間被屏風擋住的黑色門廳

光線已經透了進來

空氣中似乎有蝴蝶翅膀的煽動聲

你會迫不及待地拉開房門

是的

洱海就這么迫不及待跳了進來

你一定會陷落在她的光輝里

這個房間在這時是五顏六色

絢爛的

“色彩之于形象有如伴奏之于歌詞

不但如此

有時色彩竟是歌詞而形象只是伴奏”

自然的色彩才是設計的主調

你或許會嘆口氣

這一路走來都是值得的

到達這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就是一次人生洗禮的儀式

-我保留了一個不極簡的痕跡-

十九山原來的別墅施工誤差很大

逼得我們用石膏板墻重新把天花和墻壁找平

可是如果把閣樓凌亂的梁吊平的話

閣樓的使用會很不舒服

會讓人覺得局促

我想了想

自由是不被要挾

我就不吊頂了

我把這亂七八糟的梁用白色一刷了之

你在客廳回頭看上去

這梁如同樹枝藏在后面的天花下

不錯

放下執念也是自由

-立面代表一種克制-

十九山是所謂的西班牙地中海式別墅

(我建筑歷史不好

我覺得這是加州房產商的流毒)

我沒有權限把它改成其他什么的

我只有做減法

把它減成西方建筑學的最基本的類型---

拱廊來延續周邊建筑的“文脈”

每個拱券應對一個柱跨而形成變化

和周邊的建筑相比顯得克制的活潑

立面隱藏了室內澎拜的沖動

平靜微笑地矗立在山坡上

背后則是自由

立面圖

剖面圖

-偶然的設計-

我原本想拆掉房子側邊的雨棚

把陽光引入深處的客房

孫總的意見是雨棚就是灰空間

讓房間里的人出來更接近洱海

于是我把浴缸推到室外

兩側各加了一組拱券

兩個奢侈的戶外灰空間誕生了

極簡主義露出的一絲罅隙就是自由的空間

-突發靈感的紅色-

在封閉頂樓外墻的時候

我在未完工的空洞上突然靈機一動

決定留一個圓形高窗

紅色的

朋友調侃這是欲望之眼

但那時我想到的是首老歌《紅日》

我們70后總是鼓勵自己不要放棄

我們不會過佛系的生活

也不會喪

這紅日便是我們的態度

-蝴蝶是僅有的裝飾-

70后的我對大理的第一印象是蝴蝶

可惜現在在大理

蝴蝶幾乎是被遺忘的談資

我決定用蝴蝶作為僅有的裝飾

它會出現在客房門廳的天花

和客房里狹長的壁龕

光線輕輕地打在蝴蝶輕薄的翅膀上

空氣中仿佛有細微的脆響

是的

它就是一種遙遠的回憶

提醒住戶

這是大理

 

-項目信息-

項目名稱:大理十九山

設計公司:Wutopia Lab

主持建筑師:俞挺 閔而尼

項目建筑師:濮圣睿 穆芝霖

設計團隊:孫悟天 俞曉明 孫敏 張瑋 方崇光(實習)

項目管理咨詢公司:上海至燁建筑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攝影:CreatAR Images

地點:云南大理

面積:1502 ㎡

材料:火山巖、玻璃、鋼板、涂料

項目時間:2017.4~2019.11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wutopia建筑師俞挺Wutopia大理十九山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