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故居

林語堂故居座落陽明山腰,興建于民國五十五年,由先生親自設計,建造則是由王大閎完成,是先生生前最后十年定居臺灣的住所。本建筑是以中國四合院的架構模式,結合西班牙式的設計取向,兼具東、西方風格,融合了現代感與古典美。藍色的琉璃瓦搭配白色的粉墻,其上嵌著深紫色的圓角窗欞,意境典雅精致。從西式拱門走進,穿過回廊,可見透天中庭,西班牙式螺旋廊柱被和煦的陽光輕輕地拉長身影。語堂先生愛竹、愛石,所以他刻意在中庭一角,由翠竹、楓香、蒼蕨、藤籮等植物,與造型奇特的石頭,營造出可愛的小魚池,他常坐在池邊的大理石椅上,享受“持竿觀魚”之樂。

雖然都選了陽明山作為在臺灣的最后歸宿,林語堂和錢穆的區別還是顯而易見——錢穆素書樓人跡罕至,背靠大山,爬十幾級臺階,國學大師擇地的標準是清靜;而林語堂的有不為齋就如陶淵明說的“結廬在人境”,作家更具入世的情懷。

這是臺北士林區仰德大道二段141號的林語堂故居,恰如學貫中西的主人,這是座中西合璧的院子。中國四合院的結構,糅合西班牙風格的螺旋柱廊、寶藍色的琉璃瓦、白色粉墻,上面嵌著深紫色的圓角窗欞。透天中庭里,翠竹、楓香、藤蘿等植物與奇石營造出可愛的小魚池。

這是林語堂人生最后10年里與夫人廖翠鳳大部分時間的安居所在,興建于1966年,本來是由建筑大師王大閎操刀設計,但是先生幾次變更,終于貼近自己內心的想象。他后來在文章中也滿意地描述:“宅中有園,園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樹,樹上有天,天上有月。”

從不大的鐵柵門進到院中,正對著的是曾經的餐廳,墻上掛著先生手書的“有不為齋”牌匾,如今這里已經開放為吃飯品茗的空間。餐廳門外有陽臺,東面陽明山,西臨觀音山、淡水河,下瞰臺北天母的林立高樓,滾滾紅塵近在咫尺“而無車馬喧”。林語堂在《來臺后二十四快事》中寫到,“黃昏時候,工作完,飯罷,既吃西瓜,一人坐在陽臺上獨自乘涼,口銜煙斗,若吃煙,若不吃煙。看前山慢慢沉入夜色的朦朧里,下面天母燈光閃爍,清風徐來,若有所思,若無所思。不亦快哉!”

左邊是曾經的車庫,后來改為客房,現在是史料特展室暨閱讀研討室。里面循環放映著紀錄片,也售賣一些旅游紀念品。右邊是先生的書房臥室,進門就是一張弧形的寫字臺,據說也是林語堂自己設計的——他在哪里都要把自己弄舒服。臺上有女兒送的帶放大鏡的臺燈,打字機,一切都是按原來的陳設。黑皮沙發旁的茶幾上擺著一個復制的青銅鼎,這是臺北故宮博物院送給先生的紀念品,但是被他拿來做煙灰缸了。

往里是臥室,簡樸的家具,單人床,床邊同樣擺著煙灰缸。他說太太允許他在床上吸煙,他認為這是幸福婚姻的標準。明末的張岱有名言:“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這句話放在煙斗不離手的林語堂身上,真是非常貼切。故居的餐椅靠背上都刻著一個太太廖翠鳳的“鳳”字,展出的那些老照片,也處處可見他們夫婦的伉儷情深。

林語堂說自己“以道家老莊之門徒自許”,他所向往的人生境界,是老莊的逍遙閑適,而非儒家沉毅剛健。他重視生活的情趣,英文名著《生活的藝術》就是一本專門講述生活情趣的作品,一度在美國占據暢銷書榜首。他喜歡也翻譯了沈復的《浮生六記》,認為蕓娘是中國文學中最識情趣的女人。他明確指出,生活的目的是真正享受生活。

這是臺灣清明連假的最后一天,春光美好,陽明山游人如織。在故居轉悠一下午,居然完全不忍歸去,就好像有一位“令人喜愛而通情達理”的老人在有一搭沒一搭地講述些舊日生活的瑣事,輕松而受教。吉光片羽不時閃現。然后,在故居后花園先生墓前,安放一支海芋花。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王大閎林語堂故居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