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理查德·羅杰斯:心懷熱忱的“世界公民”

2018年12月5日,美國建筑師協會宣布,2019第75屆AIA美國建筑師協會金獎授予英國建筑師理查德·羅杰斯。

身為2007年普利茨克獎得主,理查德·羅杰斯面對榮譽和批評早已泰然。學業欠佳的他,事業扶搖直上,創造了蓬皮杜中心、勞埃德大廈、千年穹頂、希斯羅機場5號航站樓、紐約世貿中心三號等燦若星河的作品。盡管建筑作品存在爭議、褒貶不一,評論界和公眾一致認可羅杰斯最具影響力的建筑師的地位。

走上建筑之路

1933年7月,羅杰斯出生在佛羅倫薩,今年已經86歲。羅杰斯年輕時,當鼻科醫生的父親Nino希望他能子承父業,成為牙醫。但羅杰斯的母親Dada熱愛陶藝和現代設計,其外祖父是土木工程師,堂兄Ernesto Nathan Rogers是意大利著名建筑師(1909-1969,曾擔任Domus雜志主編,代表作是米蘭維拉斯加塔),家庭背景的潛移默化下,羅杰斯決定將建筑設計作為畢生職業。

米蘭維拉斯加塔

2007年,在接受普利茨克頒獎致辭中,羅杰斯表示,正是在佛羅倫薩這座城市中,父母對自己和弟弟Peter (Stanhope工程公司聯合創辦人)灌輸了對美的熱愛,對秩序感和公民責任感的重視。

從閱讀障礙到掌握兩門“外語”

羅杰斯七八歲時,在學校里被認為是個“傻瓜“。他不能閱讀,也背不出詩歌,成績班級墊底。他甚至站在學校窗臺邊,苦悶地默念:應不應該跳下去?1940年代,社會對閱讀障礙(dyslexia)這種病癥缺少認識。羅杰斯自稱,直到大兒子出生時,才意識到自己有閱讀障礙癥。

年輕時期的理查德·羅杰斯

在經歷了求學困境后,羅杰斯進入一所特殊學校,學習了一年。見證了其他有同樣問題的同學,得到了理解自己的老師的幫助,這段經歷改變了羅杰斯的一生。英國閱讀障礙協會邀請羅杰斯進行講座,羅杰斯告訴觀眾:要告訴孩子,到了一定年紀還不會閱讀,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羅杰斯本人11歲才學會閱讀);老師、家長和朋友的支持很重要,能幫助建立自信。羅杰斯的幾個兒子也有不同程度的閱讀障礙,其中三兒子最為嚴重,但在輔助機構的協助下,都一一克服了問題,同時在事業上做出了成績。他誠懇地說,有許多建筑師有閱讀障礙癥,關鍵是空間理解能力強不強?還是大家做不了別的工作?(大笑)他坦承,自知當不了醫生,他是通過各種關系才進入建筑學院學習的。

成年之后,羅杰斯克服了閱讀障礙癥,甚至漸漸掌握了兩門“外語”。他母語是意大利語,6歲才到英國。30多歲時,他重新撿起了意大利語,盡管語法不好,但能和合作伙伴、意大利建筑大師倫佐·皮亞諾流利交流。另外,在合作蓬皮杜中心階段,他在法國住了五年,也能說相當不錯的法語。

善于交際,大器晚成

羅杰斯天生喜歡社交,從未想過成為孤獨的藝術家。他說,我不知道如何獨處。他將一群才華卓著的建筑師、工程師、學者和作家聚集在身邊,在言語和草圖交流的碰撞下,創造出色彩豐富、意想不到的建筑形式。

1962年,諾曼·福斯特、理查德·羅杰斯、卡爾·艾博特在耶魯大學

1960年代,結束美國求學后,羅杰斯和耶魯同學諾曼·福斯特合伙創辦了Team 4工作室,完成了克里克·維安別墅等住宅項目。

克里克·維安別墅

幾年后,工作室解散,羅杰斯和福斯特分道揚鑣。時年36歲,除了幾個小規模、超現代住宅,羅杰斯的建成作品并不多。與此同時,他對來自紐約上州、左派醫生和圖書館員的21歲女兒魯斯一見傾心。其后,羅杰斯同當時的妻子Su離婚,與魯斯組建家庭,在生活和事業層面上,完全白手起家。

1969年,倫佐·皮亞諾、特德·哈波爾德說服羅杰斯參加了一個建筑競賽。作為巴黎市中心當代藝術文化場館,旨在支持法國政府的藝術音樂新實驗運動,蓬皮杜中心似乎同羅杰斯的建筑主張相悖。羅杰斯起初不以為意,他勉強地在6月截標前提交了作品,成為681個競標方案之一。一個月后,皮亞諾來電:“老兄,你坐穩了沒有?我們的方案中標了!”

1976年,蓬皮杜中心項目合作的倫佐·皮亞諾、理查德·羅杰斯

巴黎蓬皮杜中心

盡管建設期間遭到媒體的“一邊倒”惡評(據羅杰斯回憶,除了區區兩篇正面報道,新聞界的貶損讓他心灰意冷),羅杰斯設計團隊依然咬牙堅持了下來。1977年,歷時五年的蓬皮杜中心落成時,憑借大膽的外骨骼設計取得了巨大成功。

倫敦勞埃德大廈

成功的喜悅褪去,項目資源在一年內幾乎枯竭。幸運再次光顧,一個不期而遇的電話響起。電話一端是賦有商業頭腦的英國皇家建筑學會主席Gordon Graham。他正為勞埃德保險公司物色建筑設計師。羅杰斯接下了挑戰,營造了這座倫敦乃至世界最具矚目的建筑。他認為一定意義上,項目很老派,用手工打造,屬于復印機時代,而非計算機時代。如同約瑟夫·帕克斯頓設計的水晶宮,勞埃德大廈融入了歷史城市街道和集市肌理,同時又閃耀著當代建筑的創新魅力。

個人審美顛覆建筑師刻板印象

眾所周知,黑色是建筑師最愛的服裝顏色。SpringerWienNewYork甚至出版過一本名為《建筑師為什么穿黑色》的書。

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 (《建筑師為什么穿黑色》)

偏愛黑色的建筑師

喜愛艷麗衣著,人群中醒目的理查德羅杰斯

羅杰斯卻顯示了對于鮮艷服飾的執著。這種愛好也影響到家人,兒子Roo(現居紐約的環境生態企業家、OZOlab創始人)曾對《名利場》雜志透露,從8歲開始就只穿紅襪子。

除了衣服,羅杰斯也將自己的家裝飾得色彩斑斕。他的家位于倫敦切爾西區國王路。原本是兩座建于1840年代的五層建筑,周邊是一些普通的喬治亞時期舊樓。

理查德·羅杰斯和魯斯·羅杰斯夫婦在倫敦家中

多雨少晴的倫敦,羅杰斯的家平添了顏色

妻子魯斯(米其林餐廳River Café老板和大廚)透露,當年夫婦二人從法國回來后,懷念曾居住的孚日廣場(Place des Vosges)周邊環境。“大多數倫敦的住宅過于逼仄,很難找到當年巴黎房子那樣的光線、空間和視野。偶然看到兩座二戰轟炸受損的并排閑置建筑,理查德立即覺察出將其連通、并達到同樣效果的潛在可能性。”

羅杰斯親自設計并監督了為期兩年的改造過程,將其變成空間開敞的四口之家住所。他去除了兩座建筑的共有墻,替代成工業風格的鋼結構。同時,舍棄幾乎全部的二層樓板,保留漂浮的夾層,并把主臥變成書房和工作室。對于后花園,羅杰斯圍合了戶外空間,改成醒目的后側入口,可通向供丈母娘和親友使用的三套花園樓層公寓。13扇大窗戶讓光線自由地進入6米的開放空間內。節日來臨時,開闊的餐廳可容納45人就餐。

煩惱有時,大師亦凡人

盡管取得了非凡的職業成就,羅杰斯依然是一個相當謙和有禮的人。他曾對媒體表示,自己最痛恨的事情是,打斷別人說話。

最令他享受的時光是和家人在意大利托斯卡納奧爾恰,欣賞連綿秀麗的阿米亞塔山美景,品嘗最愛的美食——油炸西葫蘆花。

表面的平和快樂背后隱藏著家庭變故給羅杰斯帶來的傷痕。

羅杰斯的兩次婚姻中,共有5個兒子。其中小兒子Bo于2011年因故離世,年僅27歲。出事地點是意大利托斯卡納五漁村之一的韋爾納扎(Vernazza),由于遭遇洪水和山體滑坡,可能受到驚嚇,Bo在其后一天洗浴中突發疾病,不幸溺水。這個家人和朋友眼中“最歡樂的人”,將生命定格在他有歸屬感的心靈故鄉(羅杰斯家人玩笑說Bo以后可能競選當地市長)。

2011年,魯斯·羅杰斯和兒子Bo

兒子離世的悲劇對魯斯打擊巨大,她經歷了如同“海嘯”的情緒波動。不過,羅杰斯能艱難承受并很快振作精神。他透露,不知為何,自己能恢復如常。他由此理解兩性在控制個人情緒方面不太一樣。好在全家人共渡難關,托斯卡納重新同值得珍視的家庭時光聯系起來。

紐約賈維茨會議中心擴建

2006年3月,羅杰斯來到了可能是職業生涯中最黑暗的日子。他正雄心勃勃地致力于耗資17億美元、貝聿銘設計的紐約賈維茨會議中心的擴建設計。然而,親以色列的猶太領袖要求羅杰斯解釋其同“巴勒斯坦建筑師和規劃師正義組織”的關系。事由是在一個月前,羅杰斯本人短暫出席了于其事務所舉行的該組織成立儀式,會議上組織抗議了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之間修建隔離障礙物。

紐約世貿中心三號

這一遭遇印證了“建筑師是政治、商業、文化爭端的替罪羊”的觀點。迫于丟失該項目委托和美國其他項目機會的壓力,羅杰斯發布了聲明:我厭惡任何種類的抵制活動,包括以色列和其他地區。我宣布斷絕同巴勒斯坦建筑師和規劃師正義組織的關系。2008年8月,羅杰斯事務所退出了該項目設計團隊,全心投入紐約世貿中心重建——80層的世貿中心三號。

心系“公平”,關注公眾議題

羅杰斯從不掩飾作為左翼的政治立場。他認為,社會的財富兩極分化現象應得到警示,政府和社會應當維護窮人的利益,比如對保障性住房投入更多的資金。

早在環保成為流行前,羅杰斯就開始倡導關注氣候變化、地球保護。讓羅杰斯寢不能安的事情是不平等問題。“社會應當對碳排放做出對策,并對其征稅。氣候變化的細枝末節具有政治和社會因素,許多同公平性有關聯。”

西倫敦瑪吉中心

對于老友,倫佐·皮亞諾如是說,“理查德·羅杰斯是我生活中的朋友,冒險的伙伴。他碰巧是個成功的建筑師,并且遠不如此。他是重視城市復雜性和地球脆弱性的規劃師;對于萬物充滿好奇心的人文主義者(從藝術到音樂、人、社區、食物);永不疲倦地探索世界。他還可以有一個身份:詩人。”

被問到何時退休,羅杰斯提到了104歲高齡辭世的巴西建筑師奧斯卡·尼邁耶。手抖到握不住鉛筆前,尼邁耶始終沒放下工作。

英國藝術委員會前主席彼得·帕倫博爵士曾說,“理查德向我們證實,建筑師最長久的角色是當一個優秀的世界公民”。羅杰斯配得上這句評價。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勞埃德大廈蓬皮杜中心理查德羅杰斯2007普利茨克獎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