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庫哈斯:“明星建筑師”的稱謂無比愚蠢

英國《金融時報》撰稿人Edwin Heathcote的訪談中,雷姆·庫哈斯談論了對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中國以及為何他未來關注鄉村的看法。

鑒于庫哈斯曾經的新聞記者和編劇經歷,記者們通常戰戰兢兢,擔心輸出的文章不如庫哈斯自己的文筆,而這正是庫哈斯希望的效果。庫哈斯的寫作成果不遜色于建筑作品。處女作《癲狂的紐約》出版于1978年,其后的一系列文字刺激建筑師同行更好地思索未來。

庫哈斯著作:《小、中、大、超大》、《癲狂的紐約》

仿佛“時間旅行者”,庫哈斯發出的同外界相左的言論不斷被證實。1978年,紐約市在破產的邊緣,市中心缺乏管理,地鐵充斥著涂鴉,引發了中產階級的焦慮,而庫哈斯的新書則倡導“擁擠的文化”,認為垂直城市將有光明的未來。在2000年,文化界譴責“商場化”趨勢,庫哈斯和學生合著的《哈佛購物指南》中,指出商業將是公共活動中最后存在的形式。當眾人認為哥本哈根是宜居城市的范本,庫哈斯正將目光聚焦喧囂混亂、創意十足的尼日利亞拉各斯,并預言那才是未來城市可能(非理想)的模板。在各國對海灣國家快速增長的摩天樓嗤之以鼻時,庫哈斯領導事務所完成了整個阿聯酋最北部的總體規劃(Ras al-Khaimah),并稱頌迪拜的高塔、酒店和高速公路。

世界的未來在鄉村

如今,庫哈斯用預言再次震驚外界——世界的未來在鄉村。這也是今年他在紐約古根海姆展覽的主題。

根據庫哈斯的要求,采訪設在阿姆斯特丹其公寓旁邊的衛星辦公室中,而非鹿特丹的公司本部。因為環境更加安靜,干擾較少。庫哈斯創建的OMA事務所相當成功,在紐約、香港、北京、多哈、迪拜和布里斯班都有分部。他甚至建立了AMO研究機構,進行文化、展覽和出版活動策劃。

“明星建筑師”的內涵是目空一切的混蛋

庫哈斯看上去高瘦矍鑠,藍眼睛閃著凌冽的光。他不斷擺弄著文件,肢體語言透露出不安。他正翻閱一些將建成的項目文件,包括米蘭普拉達基金會,巴黎老佛爺藝術空間等。他看到記者在紙上記錄著,開始在房間中踱步,突然說道,“理論評論家應該做的事情是徹底滅絕‘明星建筑師’這個概念。” 我想,或許“明星建筑師之死”是個很炸裂的標題?

Prada基金會Torre大樓,米蘭,OMA

在外界眼里,庫哈斯可能是“明星建筑師”的典型。1990年起,庫哈斯完成了CCTV大樓、倫敦羅斯柴爾德銀行、波爾圖音樂廳、深圳證券交易所運營中心、西雅圖中央圖書館(記者心中過去30年中的最佳建筑)等作品。

“我們創建OMA時,特意隱去了自己的姓名。再看看其他事務所,名稱都帶有合伙人的名字。’明星建筑師’的內涵是目空一切的混蛋。”

建筑師要為公眾利益做設計

評論界常批評庫哈斯憤世嫉俗。不過庫哈斯對于建筑的熱愛無法掩飾。庫哈斯在討論70年代至今的社會住宅、酒店和辦公,以及蘇聯時期博物館時,非常專注投入。對于眾人眼中毫不起眼、甚至丑陋的建筑,他懷有深刻的感受。他可能被認為是一個叛逆者(一次半開玩笑中,他透露去就餐時會問服務員要菜單上最丑的菜式),但這是一種誤讀。庫哈斯熱愛的是一個失落的世界,那里的建筑師會為公民設計城市。“在里根和撒切爾后,新自由主義成了唯一的幸存者。沒有了和公眾的聯系,建筑師不再為了公眾利益做設計。我們成了個人野心的延伸,建筑師失去了公眾的信任。”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OMA

西雅圖中央圖書館,OMA

OMA依然關注公共建筑。在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項目中,庫哈斯相當認真地試圖理解城市的本質和其變化的發生以及公眾如何參與這一過程。

在復雜的環境中生存,我對這種環境有歸屬感

年輕時代的庫哈斯

這種思考泄露了庫哈斯曾經作為記者的經歷。1944年,他在二戰廢墟中的鹿特丹出生。8歲時,隨家人搬到雅加達。庫哈斯父親,一名記者和影評人,收到了創辦荷蘭文化學院的工作任務。在回到歐洲后,庫哈斯也成了記者。“人生中的前12年中,我的生活就是接受各種混亂狀況。自然、氣味、食物、危險、缺乏安全感。加上貧困。在復雜的環境中生存,我對這種環境有歸屬感。”

CCTV央視總部大樓,OMA

這可以解釋庫哈斯對于激進現代主義的熱愛。60年代,作為記者的庫哈斯訪問了蘇聯。受到烏托邦建筑的吸引,1968年,他去倫敦AA建筑聯盟學院學習建筑學,并熱衷于“為人民設計的建筑”。

建筑保護可以對抗當代建筑的失敗

對OMA這樣的事務所,每座建筑都必須是地標、標志。工作的辛苦程度可想而知。莫斯科Garage當代藝術博物館項目中,上個時代的美學成果得到了保留。混凝土梁、樓梯、馬賽克都被悉心修復。“直覺告訴我,建筑保護可以用來對抗當代建筑的失敗。修復的目標不是創造杰作。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受到約束的建筑會引領我們到自由的疆域。”

莫斯科Garage當代藝術博物館,OMA

庫哈斯同普拉達的關系長遠而深厚。1999年,普拉達創始人馬里奧·普拉達的孫女、普拉達掌門人繆西婭·普拉達來到庫哈斯辦公室,表示,“我們不喜歡自己的門店了。” 9/11事件發生后,紐約SoHo區旗艦店成了首個開業的重要建筑項目。構想成露天集市,高科技屏幕和媒體設施營造了酷炫的效果。但開業門可羅雀,時機選擇得太糟。

只有中國能對世界重大問題做出改變

“9/11以來,西方對身處的狀況認識不足。而中國人扮演了關鍵角色。只有他們能對氣候變化等重大問題做出改變。我們甚至不能做出合作的姿態。”

建筑師能為這種現實問題做些什么?“每條關于海灣地區建筑施工的報道都會從工人狀況切入。看看東歐農場工人的工作環境,會發現其實一樣差。”

卡塔爾國家圖書館,OMA

一座巨大的UFO式建筑,起初定義成多哈教育城大學圖書館,隨后升級成為國家級建筑。由于被認為支持恐怖主義,卡塔爾遭到鄰國抵制。庫哈斯將這次危機視作契機,“圖書館成為了真正的公共空間。”這也是其近年的作品中,他最滿意的項目。

變化本身足以令人興奮

大多數建筑師對建筑的前景感到興奮。但庫哈斯則對變化本身激動不已。內華達州SUPERNAP 數據中心的冷卻空間讓他神醉。“沒人對這座建筑有心理準備。抽象而規整,不受人類需求左右,而又出自我們之手。”與此同時,農業正在走入室內。“14米高的西紅柿已經研發出來。新一代的農業建筑可以屏蔽特定作物不需要的光頻,創造了亮紫、熒光粉的室內空間。”

荷蘭Koppert Cress溫室

比起建筑師,更像是記者和人類學家

“21世紀必定帶來后人類建筑。景觀完全被功能、數據和工程學定義。隨著尺度改變,人類幾乎變得無關。人類棲息地的物件數量會減少。我們身處半人類、半機器的建筑中,變化正在發生。如果能合理地表達,那會是個絕美的場景。”

 “時至今日,我很少以建筑師自居,更像是記者或人類學家。新聞學在定義上是激發一連串的興趣點,而不是體現對單一項目的責任性。”

庫哈斯表示,寫作和研究賦予其“獨立”。是否也是對建筑的解脫和逃離?他露出狡黠的笑容,“這些工作提供了一個空間,可以預防今后可能的失敗。”

?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庫哈斯明星建筑師CCTV大樓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