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Perkins and Will發起了一場科創產業園區大討論

7月31日,Perkins and Will建筑設計事務所上海辦公室迎來了一場以“聚合創新”為主題的設計沙龍,相邀科創產業園區領域多個關鍵環節的嘉賓共同探討科創產業園區未來發展之路。

目前各國對產業園區的定義各不相同。在中國,產業園區的形式非常廣泛,科技園、創意產業、開發區、高新區等等都屬于產業園區的范疇。產業園區的發展驅動要素其實有很多,在Perkins and Will全球城市設計負責人David Green的演講中,他提到了房地產市場、通勤交通、招攬人才等等。David在演講中以英國為例,通過數據分析整理出企業與大學聯合科研最廣分布的地方實質上就是一座科學之城。他通過中美科研發展階段的比較,提出未來的發展趨勢是將科研功能以趨于均勻的方式鑲嵌到城市肌理當中,并與生活、工作、教育、娛樂等功能相互混合在一起。盡管這種更細化的尺度在規劃政策層面存在許多挑戰,但可以通過規劃工具對規劃實施情況進行對照跟蹤和不斷優化規劃方案等方式來把控實施環節,真正形成功能混合的空間,從而最大限度地發揮聚合優勢,成為科學家們樂于投身科研和享受生活的地方。

在David以“這里將會成為創新城區嗎?”為提問結束演講之后,來自上海漕河涇開發區高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規劃設計部的劉啟明副經理表示,漕河涇提出的2035城市更新計劃其實在很多方面都和David倡導的理念不謀而合。漕河涇開發區作為中國城市化進程的見證者和深度參與者獲得了很大的發展成功,但高速發展隨之也帶來了環境品質與基礎設施布局方面的滯后與缺失。在面臨產業類型、建筑年限和開發強度等嚴峻問題的情況下,漕河涇大膽提出開放融合、功能復合、開放共享、交通疏導、確立可識別性等綜合解決方案,通過引入孵化中心、創客空間、云計算中心、物聯控制中心等要素帶動科技活力與創新發展。

要引入這些創意空間,不可或缺的是能夠支持前沿科學發展的建筑空間。Perkins and Will的科研負責人Jeffrey Zynda分析說,十年前的實驗室通常都是采用一刀切手法來處理,整個空間都是按照最高能耗量來設計。然而面向新一代的實驗室時,結合以往的項目經驗與數據統計,我們已經開始從空間的能耗強度入手,從設備、層高、樓板荷載等多個方面考慮按能耗強度對空間進行分區,滿足不同功能的需要,這樣可以避免過度設計,達到節約施工成本和后期運營成本的目的。Jeff還以俄羅斯最重要的科技園之一斯科爾科沃為例,在設計通用型租戶設施時,鑒于空間周轉率高和租賃上限僅為三年期等特點,設計既考慮了模塊化,使空間易于重新組合,又考慮了建筑系統的可互換性,以滿足不同租戶的發展需要。這一案例經驗對呈現租戶規模各異、研發/孵化平臺需求靈活等特征的許多國內科創產業園區而言具有很大的借鑒意義。

在以上嘉賓分享了若干國內外科創產業園區相關案例之后,時代建筑雜志項目主管張曉亮則將大家的視線拉回到上海。作為中國最早向后工業化時期轉型的城市之一,上海目前正在經歷全面城市轉型時期。產業園區作為上海城市產業發展最為重要的載體,也是上海最先承接產業轉型升級任務的區域。張曉亮指出,產業園區與城區的協同發展是本階段上海產業園區整體空間結構演變的重要模式之一。在建設全球科創中心的巨大使命感召下,上海正在中心城區打造雙創社區,在邊緣區和近郊區建設科學城區,在遠郊區夯實產業基地。

無論是何種性質的產業園區,人才始終是個重要的話題。上海城方租賃住房運營管理有限公司投資管理中心總經理林俐在嘉賓討論環節分享了她們在長租公寓和租賃住宅專業運營方面的經驗與體會,并指出現在的市場變化加快了,需要更加關注產品的長期競爭力,這也在很大程度上驅動我們要在產品層面推行功能混合和聚合創新的概念。

正如Jeffrey在演講結束時所說的那樣“命運眷顧勇者”,這場匯集了70余位觀眾的大討論同樣也是為了大膽探索一座好的科創產業園區、乃至一座好的科創城市的發展之路,力求使創意和科研沸騰的地方,也能成為人們愿意駐留和生活的多元化場所。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建筑設計科創產業園區科創園區設計PerkinsandWill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