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朱亦民:若所有都是“有用的”,這個世界還有什么文化呢?

11月9日下午3點,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朱亦民的講座“十亭”,在嶄新的有方空間502開講。

講座的主題或許并不龐大,只是一位老師在講述他所建造的十個小建筑。但作為珠三角地區的獨立建筑團隊,朱亦民及其創辦的圖岸工作室注重建筑師與業主互動的重要性,關注近些年來民眾對個性化空間的渴望,以及由此形成的新需求和對建筑創作的影響。

在項目中,建筑師注重場地、氣候、功能使用,對市場化的建筑材料、工藝和施工條件下的創作進行了探索。這一系列完成或未完成的建筑呈現出一種進行中的狀態,傳達了建筑師對有觀點的建筑設計的努力追求,以及對現代化過程中的建筑學與劇烈變化的文化、社會之間關系的思考。

在國內做建筑,(施工)做不好是常態,做好了是小概率事件。

任何涉及到實際建造建筑的內容,都繞不開“施工質量”這一話題。朱亦民在講述洛陽國花園內一系列小房子的建造歷程時,也不禁“吐露心聲”:“雖然這次施工隊都是業主的老街坊,做得很認真,但我還是得提前做好一些可能做得比較粗糙的心理準備。

我看今天到場的多數是年輕的建筑師。在這個行業里干上兩年你就知道了,在國內做建筑,按照目前的施工狀況,幾乎沒有人按照標準來做,在建筑工程行業當中制定的驗收標準也幾乎沒有人執行。不管大項目還是小項目,如果哪個工程能夠達到我們國家制定的建筑工程施工的完工驗收標準,那(它)肯定拿魯班獎。

大家不要對建筑行業抱有太多的幻想,以我30年的從業經歷,我可以告訴大家:在國內做建筑,(施工)做不好是常態,做好了是小概率事件。”

是那些瑣碎又無聊的事情保證建筑最終順利建造出來。

在向施工隊解釋具體怎么做,包括排水管的處理方式等問題時,朱亦民使用了大量手繪的節點草圖。

他表示,這是建筑師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內容。真正能讓建筑師拿著6B鉛筆畫像路易·康那樣的草圖的時刻,在整個職業生涯里占不足1%,99%的時間都要投入到這些看上去瑣碎又無聊的事情上。但正是這些瑣碎又無聊的事情,才能保證最終建造出來的房子是建筑師想要的,才能保證建筑的完成度。

△ 朱亦民草圖

△ 國花園一號宅

建筑不僅僅是視覺的東西。

在國花園二號宅里面,團隊設計了一處懸掛著的樓梯休息平臺,若有兩三個人站在上面,鋼板會微微顫動。朱亦民解釋說這是為了能讓人“體驗”建筑。建筑不僅僅是視覺的東西,這是常識,大家都知道。所以在這個細節之處,他做了一次實驗,讓人們以最基本的方式——身體去感知建筑。

△ 二號宅里懸掛的樓梯休息平臺

建筑是人工的產物,不需要刻意模仿自然。

這一組建筑建成后要在雜志上發表,要求朱亦民解釋設計概念,最好提供設計構思背后的理論緣由。二號宅的形式是尼邁耶設計的巴西利亞秘書處辦公樓的縮小版,是對這個建筑的致敬。由此延伸到現代建筑中的形式問題,意大利建筑師莫雷蒂設計的向日葵公寓提供了建筑形式中的二元性的經典案例。

△ 左:巴西利亞國會大廈    △ 右:向日葵公寓

△ 國花園二號宅

但朱亦民坦承最能體現自己及團隊設計價值觀的其實是——不管建在哪里,建筑都是人工的產物。人工的東西就讓它看起來更像人工的,沒有必要刻意模仿自然。就像美國極簡主義藝術家理查德·塞拉的一件藝術作品:立在花園里的石頭,你可以說它是雕塑,也可以說它是裝置。更甚者,英國藝術家理查德·朗直接在花園草坪上反復行走,因此而形成的草坪步徑就是他的作品。

△ 意大利佩斯托亞附近公園里的裝置,理查德·塞拉

△ A Line Made by Walking,理查德·朗

現代人過于強化、依賴視覺或圖像,而物質性在藝術或建筑中其實值得更多關注,應該起到更多作用。“圖像、影像,形式或視覺化的東西,在現代文明中當然非常重要,但另外一方面,(物質性)也是一項基礎性的,我認為需要關注的問題。”

極少主義的藝術把視覺的要素降低,有意識去除外在象征的表現性的形式,關注物體和材料自身的秩序及規律,提供了非常好的范式。

△ Sol Lewitt作品

朱亦民提到倫敦丘園的玻璃溫室,里面收集了許多熱帶植物,栽培并展出。其呈現的狀態代表了現代的自然與人工之間的關系。它是人工化的自然,不是以往農耕文明下我們所理解的原始的自然。農耕文明下的自然是神秘的,使人恐懼的,人類無法控制的。而面對現代的自然,在玻璃溫室里的自然,我們不需要假裝它是自然的,蓋房子也是一樣,不需要刻意去模仿自然的形式,而應該讓房子看上去就是人工的。

△ 倫敦丘園的玻璃溫室

文化正是由各種“沒用的”東西組成。

在講座后的現場提問環節,一位景觀設計師向朱亦民拋出問題,可否用理論的語言解釋其作品中常見的“外廊空間”(另一說“灰空間”)。

朱亦民表示,自己并沒有專門研究過這類空間在建筑或藝術里的意義。建筑史上“廊”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就像講座里展示的希臘神廟,可以在全世界所有地方看見這種“廊”的形式,不管是回廊還是外廊。

這種空間可能沒有實際的功能,因此在現代社會中常常被當成沒有用的東西。

可是文化正是由各種“沒用的”東西,由比“有用”多一些的各種事物構成的。由于現代社會強調效率和經濟性,類似廊空間這樣不符合經濟法則的東西就常常會被認為是沒用的,被拒絕。

建筑師應該在美學上堅持這樣的東西,對抗“經濟學的暴政”。同時也不應該把廊空間神秘化。建筑師要堅持自己的直覺,不要“想”的太多。

△ 廣州秀頤養老院屋頂花園

在某些時刻里,美學會壓倒技術。

第二個拋向朱亦民的問題是:在洛陽這座冬冷夏熱的城市里建造一座以居住為性質,主要建材為玻璃與金屬的房子,如何解決能耗問題?夏天可以使用遮陽板,冬天如何讓室內的物理環境更舒適一些?

朱亦民笑稱自己可能有點“反動”——可以用空調(全場笑)。

笑過之后朱亦民坦言,像這樣纖細的玻璃房子,大家從照片里也都看出來了保溫肯定有問題。當時為了美學效果,團隊使用了超白玻,這種玻璃輕薄到幾乎沒有反射,為的是讓房子看上去是個輕盈的架子。

△ 國花園一號宅

在這個層面上,團隊對美學的追求絕對壓倒了技術、綠色、可持續等議題。但這么做不意味著團隊反對可持續,在其他項目里也有其他堅持保溫可持續的做法。只是在這一時刻,在這個房子里,認為美學更重要,就這么做了。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朱亦民華南理工大學建筑學院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潮京图库六合图库